章远

目标华清

“请背诵并唱出整首歌曲”

我在冬夜,听见了夏虫的鸣叫。

彼时林风坐在对面,脚在桌子下不安分晃悠着,隐约从耳机那端漏出一两声游戏音效,他将吸管咬进嘴里,腮帮子鼓起来往杯底咕噜噜吐着泡泡,像一尾鱼,偶尔抬起头从我手中偷根沾了番茄酱的薯条,露出有点傻气的坏笑,我纵着他那些幼稚的恶作剧,就像他每天清晨在楼下等我去学校,却坚持在楼道转弯处吓我一跳…

不长不短的路,会经过很多地方,巷口乞讨的阿婆年纪很大了,自己守着间老房子,大人都说她痴呆不记事,却会在我们每次为她送上食物时慈祥地拉过我说上几句话,和着不知道哪里带来的乡音,断断续续拼凑成故事。天慢慢亮起来,车轱辘碾过石板桥,路过馄饨铺,再转弯,还会看见窝里挤成团的小野猫。

笔尖跃动记录时光。离认识的日子越远,就离考试的日子越近。

志愿模拟表上,我只填了华清,林风…我不知道,也没有问,不过他的未来,他的天赋,不管去哪里,一定都会闪闪发光。

“…没有觉醒的稷儿真的很像棉花糖啊”


joker捡到宝了。

我就是喜欢看你脸红的样子

林风。:

被迫改名。

“你可爱。”

所以我一直在爱你。

少年蜷起背部将自己深陷进沙发里,眼下因睡眠不足泛起乌青,此刻侧身一只手垂搭及地,资料书翻来摊在旁边。另只手紧拽着枕头角不肯放,呼吸伴随着浅浅梦呓…


带着从屋外携来的一身清寒,僵悬在头顶的手掌停留许久还是未曾落下,在晨曦中静默片刻,放轻动作叹了口气,小心翼翼将人露在外面的手臂塞回被子内掖好被角。


我似乎很久都没有抱过他了。


思绪飘远,指腹隔空描过稚气未脱的安稳睡颜不自觉勾起唇角,半俯身凑到耳边微柔了眼低声开口



“做个好梦,我的骄傲。”


“视屏通话的惊喜——林风你到底是什么金刚芭比?”




…好气啊

你见过雪落吗?

纯净、轻盈的晶体,自灰霾云层缓缓降落。仰头时落在眉眼鼻尖,融化成小片冰凉,等到发梢都染上浅浅的白,整个世界仿佛都只剩下一种颜色。

“一年四季,我最喜欢冬天。”

夜幕已经完全降临这座城市,从六楼窗口往下望,可以看见连成一片的车灯海洋,与大厦楼面华丽变幻的彩幕,室内昏黄,从往事中回过神察觉到自己方才的失礼,舒展眉心微微抿唇,面带歉意冲人举杯,眼底含笑,星星点点落进了光。

“你知道,少年时的情爱总是源于冲动。”

“年轻人有好奇心分不清喜欢与爱,总想自己亲自尝试,我也随口答应他,却在心里赌他多久放弃。”

椅轮微转在瓷砖地板碾过一圈停在窗前,身体前倾双手拢握,戒指硌在掌心,似乎要留下印记,玻璃之外淅沥雨声不停,偶有雷电划破漆黑天幕,取下眼镜神情由短暂无措茫然重新变得坚定,起身将外套搭回臂弯,抿唇隐约露出几分少年时的俏皮来,偏头声音念起爱人格外温柔。

“但我忘记了,很多很多的喜欢才能转变成爱。”

我和林风打了赌。

好在,我们都没有输。

“嗷呜——”

“咪——唔——”